65TXT小说下载网 > 武侠修真 > 益在人间 > 第184章 太平殿的声音
    副院长进入人间宫不久,便传出在先帝灵前泣血叩首的消息,或许哭的人总是处于弱势,而弱势之中的人总是能轻易搏得人的同情。

    渐渐的,庐阳院中的一些人开始变得对小苑山仙人有些微词,在庐阳之战时,新皇有意不去提起小苑山仙人手刃皇帝的事实,一切以大局为重。

    但如今离国大败而去,新皇似乎再不对此讳言,先皇有些不好,好多人也是在皇帝和仙人之间内心游移,现在副院长这一拜,拜得了不少人的人心。

    别的不论,就算先皇有什么错,仙人要施以惩戒,但总是罪不至死吧?

    罪不至死,这是越来越得人心的四个字。

    人们都忘记了,当时那个人要做什么事。

    当然,顾益并不会自己产生怀疑,他本就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的那一类人,所以他也正式的去小娘的房间里找了她。

    “一直也没问过,碧水十弯阳,你现在处在第几弯?”

    叶小娘也在窗边发呆之中,冬日渐去,天气日暖,但她也难有欢颜,因为有些人说仙人是因为叶小娘才迁怒于皇帝,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,仙人一定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话语之中,多少有些‘清君侧’的味道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很感激顾益,差一点,她就跌进深渊之中了。

    “第几弯?”

    “第四弯有了吧?”

    “有恰好第四弯,在之前,有求生欲望的时候精进的快,现在速度又慢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第四弯,

    那应该是弯的透透的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不想继续练下去也在顾益意料之中,那不是什么特别完美的功法,练的多了会讨厌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换个新的环境,你觉得怎么样?”顾益问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自己,对叶小娘来说,庐阳也变得不那么友好了。

    叶小娘开着玩笑说,“就是离开了之后,再想吃到绣花鲈鱼可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厨艺,做什么我都爱吃,不过这御珍轩毕竟是很大的产业,我不确定你舍不舍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难道还为了挣钱吗?”叶小娘表现的完全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有些可惜嘛,毕竟利润丰厚,钱可是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叶小娘哭笑不得,“原来是你比我更舍不得?!”

    玩归玩闹归闹,不能当钱不重要啊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我积攒不少,你要是想,我可以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顾益连连摆手,“哎哎,这使不得,使不得啊。”

    看他夸张的样子,小娘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了。

    “总之,我在庐阳也没什么亲人,虽然与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些感情,不过还是没有人来得重要。”

    叶小娘略有忧虑的看着他,“只不过你就此离开,那些不好的东西,都会往你头上扣,就这样不清不楚的离开,是一个好的选择吗?”

    顾益潇洒且淡然。

    “无聊的把戏入不了我的眼,我从来不想当一个人人称颂的所谓仙人,那让我一点澎湃的感觉都没有,我就喜欢他们讨厌我,却拿我没办法的样子。不然我都体会不到掌握力量的爽感。”

    叶小娘听下来,心里头冒出一个字,这……这不就是贱吗?

    嗯……奇怪的仙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副院长回归,

    皇室里的人也都要出来给个面子,四公主除了这个身份之外还是庐阳院的馆主,直接归属于副院长麾下,多年来也一直尊重副院长。

    所以虽然不是特别喜欢跑人间宫,在三公主登基之后更加不喜欢人间宫的四公主,今天的这个场合是一定要在的。

    新皇在拜祭灵堂之后特意挑选了太平殿作为议事的场所。

    仿佛就是要告诉韩三杯,那日,就在这里,先皇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韩三杯到了这里也确实触景生情,所有的一切都没变,就是坐在上面的人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除这两人之外,二公主、六公主、七公主也都分列左右。甚至左将军将军,右将军武晶晶也都没有缺席。

    “早知当初,臣就该回到庐阳,常伴先皇左右,必不使那空有仙人之名的人行此人神共愤之事!”

    “左右将军,馆主,你们都在庐阳,难道都袖手旁观呢吗?”

    姜本脾气不好,如果换其他人呵斥他,他可就不认了,不过这是副院长,而且作为将军,没有保护好君王确实是重大失职。

    武晶晶很是识相,他直接跪倒在地,一言不发,就是认错了。姜本只得效仿。

    新皇很懂笼络人心,于是开口道:“副院长不必动怒,当日太平殿事发之时,正是离国攻最猛之时,几位将军都在宫外,四妹亦在后山前线,事情发生又太快,确怪不到他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臣惶恐。”武晶晶出言。

    副院长也不好说什么,总不能越俎代庖,去代陛下惩罚,皇帝都说了怪不到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“今日看那仙人,不过就是合道境的修为,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许国开始推崇了这样一位人。定是往日里,声威日隆,才敢生此歹心,今听其言,自知错却不认错,还想一走了之,难道我先皇便这么白死了吗?你们一个个的不敢说话,惜命,可我不怕死,死了也好全我去地下再为陛下效忠的丹心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韩三杯立请新皇令,“不知陛下如何谋划?但有吩咐,臣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皇帝一时之间还是有些新潮澎湃的。

    与默然的十七楼主相比,副院长简直就是她理想中的臣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情绪之外,她亦有理性。

    “副院长,其实那人倒不是问题的关键,关键在于,他的身边还有两位从大雨宫出来的合道。”

    副院长一听怒火中烧,“弑先帝,贬新君,身边又尽是离人,他哪里看的出来是许人了?!”

    四公主说:“那他为什么不将我们都杀了个干净?这样岂不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七公主也是有着恨呢,“他就是这样一个人,行事随着自己喜好,从不遵常规,就像是我……做梦也没有想过他会杀掉我的父皇!”

    总之,在这太平殿里,为恶一生终于死去的先帝成了受害者,惩恶的顾益成了恶人。

    “此事原本极难说明,”二公主自己也想不通透,她只是问:“假如,他是真的要离开庐阳,那又当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