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TXT小说下载网 > 武侠修真 > 益在人间 > 第214章 准备
    顾益能感觉到东边有一团强大而深厚的灵气正在缓慢移动着,在感知世界里像是一个人骑着海马在海面上慢行,然而尽管慢,他终有一天会登陆。

    而大陆不会因为敌人的强大就忽然间多出许多芸圣,化仙是更不用想的事,用十八楼主的话说,只能一试。

    巫邬有巫邬的方式,十八楼主有十八楼主的办法。

    他找到顾益之后,带着顾益去了一个地方——庐阳。

    庐阳恢复了往日的喧嚣与热闹,它变得和以前一样,但十八楼主对于天幕大街已经非常陌生。

    “能把你从大雨宫逼到庐阳……看来,我们这一次是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马车内,顾益和两人坐着,十八楼主一直挑窗望着外边儿,情绪难以抑制的在他的脸上浮现。

    “……二十年前,我和那两人就是在这儿相遇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人?”

    “白瓷和逸凡。你或多或少知道,我不敢冒犯当时的太子殿下,没能在那个时候保护好白瓷,这件事我对不起白瓷,事实上,我还对不起逸凡。”

    “卓逸凡和我不同,他从小就是什么都敢说出口的人,对于白瓷的爱慕同样如此,不过那个时候我们两个实力都比较弱,明明知道太子殿下的心思却什么也不敢说,更不敢做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次逸凡要出远门,他一再叮嘱我要我照顾好白瓷,然而就在那个时候出事了,后来他曾多次找过白瓷,而那个时候的白瓷性情已经大变,她很厌恶表露的过于明显的卓逸凡,甚至要取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是个可怜人。”

    顾益知道十八楼主说的是卓逸凡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有这样的往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也是我出来的原因之一,我虽然不如他,但我与他还有一战。”

    顾益听出了一些赴死的意思,十八楼主有了必死之心。

    “其实,你是四个人里面最杰出的。”

    十八楼主没听明白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顾益很确定的又讲一次,“我说,你们这四角恋情里,你是最杰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笑呢你。”十八楼主自嘲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笑,当初的少男少女,一个成了心机深重,刻薄寡恩的皇帝,一个成了心狠手辣,偏执霸道的宫主,还有一个从未得到自己所爱,堕入痛苦地狱,相比起来我觉得十八楼主还像是一个少年,时间最容易改变人,但时间没有改变你。”

    十八楼主听得当然舒服,不过嘴上不承认,“你的话像是一个失败者最后的自我安慰、”

    “角度问题,我是从这个角度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去抚仙湖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十八楼主没说,但顾益觉得这个人默认的就把希望放在自己身上,啥也没问,万斤重担往他身上一扔。

    好在他没有一扔了事,而是把顾益带到了抚仙湖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顾益从到庐阳开始就听说过庐阳四绝,“抚仙湖是埋葬边小窗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湖面在风中起了褶皱,其实并不平静,风扬起十八楼主的头发,好像也吹起了很多回忆,他叹息一声之后不再哀伤,“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抚仙湖是特别清澈的天然湖,湖水成浪冲向岸边,不过十八楼主却没有带他潜入湖中,而是顶开了湖水,湖底露出一段石梯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想过么?抚仙湖是边小窗的埋葬地,而边小窗当年是与我朝七人间大战,除了开国太祖,剩下的人会埋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要想打败卓逸凡,现在是不可能的。你只能先躲在这儿,潜藏着,提升实力。”

    顾益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十八楼主哀叹,“你要和我谈什么热血的精神胜利法吗?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”顾益说“我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,也许我们都不是,在某些情况下,我是觉得你的办法是理性的,不过我不是我一个人,没办法心安理得的躲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杀死卓逸凡不是目的,保护一些人才是目的,如果大家都已经死了,即使我再出来杀掉他,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破入芸圣的?”十八楼主忽然问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那个人,这一点暂时是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芸圣之外,人间之下是不是还有一个境界?”

    “是,以前的人们叫它化仙。”

    十八楼主继续往下走,甚至能看到两边的水流,只是都被灵气挡住,“下来吧。你见了那个人,有了收获,见一见我让你见的人,也许也会有些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想要把我骗到里面去吧?”顾益忽然有些犹豫,他开始变得有些不相信十八楼主,到时候给他演一个‘其实我是无奈,我是为了这个世界好’的这种戏码,那就太恶心了。

    “不,我已经放弃了,既然你不愿意,又怎么会强求?”

    顾益机械般的摇头,并往后退,“我不信你了,要下去你下去吧,有啥好处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十八楼主???

    他还没意识到是自己弄巧成拙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骗你?!”

    顾益“你为什么不会骗我?你抓紧时间,赶紧下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,你也很强啊,万一到里边儿能突破至化仙呢?我去宫里看看,据说那儿也有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十八楼主脸色垮掉。

    “哎,不是,顾益我错了还不行吗,我刚刚真的只是那么一提议,你不乐意,我就不那么干啊。”

    顾益领悟到了,“你不那么干,意思是你可以那么干。”

    他立马把纪岚叫着,“走,我们进宫,你不是说公里有古本阁么?这种关键时候,皇上应该会同意给我们看,那儿都藏着尹氏的祖宗留给子孙的精华,不比这破湖差。”

    十八楼主忽然很受伤。

    纪岚也有些哭笑不得,她提醒说“顾益……这是十八楼主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区别,打不过卓逸凡,我们都是一堆白骨。楼主,真的,你自己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十八楼主“……”

    很无奈。

    顾益不管那些,拉上纪岚的胳膊就走,纪岚给了十八楼主一个歉意的微笑,“顾益,你对十八楼主好些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他不太正常,就是正常人关在一个地方二十年也会有点不太正常,我如果被关在里面,就是一生后悔,这个风险不能冒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说十八楼主不太正常?”

    顾益目送着十八楼主,其实他也有自己真实的理由,他们都不知道,自己继承的是边小窗的衣钵,而下面那些都是边小窗的敌人,下去干嘛?

    至于说芸圣们做的准备,他这个芸圣也有做,边小窗,是小依依重新回归的充足理由。